<input id="icmx2"></input>
  • <progress id="icmx2"></progress>
    <li id="icmx2"><tr id="icmx2"></tr></li>
  • [更多專訪]

    構建世界超級金融人脈

    什么造就金融精英?

    價值中國:你認為金融精英都有哪些特質和能力使之區別于常人?

    Sandra Navidi:這些年來,我去過很多國家和地方去參加各種各樣的會議和論壇,在我與這些金融精英接觸的過程中,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在發展的過程中能夠和他人建立深厚長久的關系

    這些精英,有的是億萬富翁,有的是行業大佬,有的是上市公司的CEO,無一例外,他們都是非常聰明、并且足夠勤奮努力的人。但除此之外,他們最顯著的特點就是與人為善,主動積極地去建立自己的社交網絡,能夠與他人保持良好持久的伙伴關系。

    當遇到困難的時候,這些朋友便會伸出援手,幫助對方渡過困難時期。我想這也是他們不一般的地方,因為現在發達的社交網絡數字化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但很多人之間的交流只流于表面,而這群精英會在真實生活中與彼此交流,保持有效的聯系。他們會愿意花時間和精力去經營自己的社交聯系。

    價值中國:很多時候人們之間的聯系,隨著距離或者時間的差距,就會慢慢冷淡下來,你是如何看待這種情況呢?有什么辦法去維系呢?

    Sandra Navidi:當我在研究這些金融精英如何打造自己的社交網絡,并在其中產生影響力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們的行為最終形成了社交網絡科學。這也是一門科學,就像行為學一樣,但是沒有聽起來那么復雜。因為我們每個人就像一個點,人與人之間的連接會成為線,而更多的人與人形成了群體,群體之間的聯系形成了交際圈,最終也就形成了社交網絡。我采用這個方法去更好地研究金融行業中的社交機制。我們在自己的社交網絡中就是社交達人,我們也可以成為在更大的社交網絡中更有影響力的社交達人。

    我一直以來也在積極建立自己的社交網絡,像我之前就去中國參加了一些活動。大家都知道在旅行過程中總會有好的地方也會有不愉快的地方,在我去中國之前,我的一些朋友告訴我,可能會有一些文化差異,或者是一些我不習慣的地方。但是非常幸運的是,我在中國的經歷是我最棒的經歷之一,我受到了非常熱情的對待。

    我當時我在廣西進行一項和我的書相關的項目,我當時問他們為什么會對我的書感興趣,他們和我聊了關于如何構建未來廣西的藍圖,這是一個有潛力的城市,而我的專業知識可以給出一些建議,我的中國朋友和合作伙伴邀請我做一些演講去闡述社交網絡的概念,如何運作,如何使其在城市發展中發揮作用等,我非常榮幸能夠參與其中。

    價值中國:在你接觸過的金融行業精英中,哪些人令你印象最為深刻?有否相應的秘訣?

    Sandra Navidi:當我最初到紐約的時候,我一個人也不認識,我沒有自己的社交網絡。當時的我應該是處于社交鏈的底層,我就會通過各種媒體各種報紙去研究那些頂層的社交達人們的行為方式,希望從中學習到一些經驗。

    我的確注意到,一旦他們成為了社交達人,便會牢牢地處于社交鏈的頂層,即使在08年的金融危機中,他們也沒有受到毀滅性的影響。我非常好奇,也是在那個時候我開始對社交網絡感興趣。我開始研究這些,并且隨著我自己的社交網絡在紐約生根發芽,我接觸到了越來越多有影響力的人,最終也認識了這群社交達人。所以現實就是成為社交達人,或者說融入這個圈子,的確會成為一種優勢。

    但是說實話,就個人而言,我沒有一個非常崇拜到五體投地的人物,因為在和他們接觸的過程中,我認識到他們也是普通人,和我們一樣,都有自己的缺點和不足,但同時他們身上有很多優秀的地方值得我們學習。

    在我的書里,我沒有寫那些億萬富翁,因為其中很多都是家族產業,所以這不具備借鑒性。我寫的都是那些,從零起步,通過自己終身的努力,去努力獲得更好的教育,去努力度過一些危機,在困境中咬牙堅持的人們,他們其中很多人在一生中有過很多次失敗,但是他們從不輕言放棄,反倒是越挫越勇,吸取教訓然后繼續前進。當然在此之中他們所建立的社交網絡給他們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我欣賞的品質是高度的自我復原能力,堅定,樂觀,互相幫助。

    我寫過的一個人物喬治-索羅斯,他最開始的時候真的是一無所有,他私底下告訴我他最初從匈牙利到倫敦的時候,想要投奔一個親戚,但最后沒有成功,他有的只是一個空錢包。英國是一個很講究階級的社會,一個人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建立社交網絡,超越階級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他非常聰明,智慧,即使在他八十多歲的時候,他仍然樂意接觸新的人,依舊對新事物保持開放的態度,他們永遠能夠從他人身上學到新的東西。這些都是非常棒的品質,值得我們所有人學習。

    我書里面寫的大部分都是男性,我不知道中國的情況是什么樣,但是在西方世界的金融行業中,大部分的成功人士都是男性,女性在其中的機會非常少,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在很多行業很多情況都是這樣。金融行業格外明顯,它對于人才方面的需求缺乏多樣性,并且在很多時候女性都是處于劣勢的,所以我的書中沒有很多關于女性工作者的文章。但是在我的書中寫到一位杰出的女性,克里斯丁,她不僅僅非常智慧,在工作上各位勤奮,并且她善于運用社交網絡,她將大量人才攬于麾下。她真的是我非常敬仰的女性。

    價值中國:很多市面上的書都擁護二八原則,也就是說一部分人統治了剩下的大部分人,但是你的書認為普通人也可以擁有影響世界的能力。你為什么這樣相信普通人也可以成為“統治宇宙的力量”?如何才能做到這樣呢?

    Sandra Navidi:我認為這些書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這的確是現狀。但是著眼于未來,我認為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社交達人,去建立自己的社交網絡,并且在其中產生一定的影響力。但這需要我們所有人的努力,并且我認為,要真正成為一個全球性、或對政治有極大影響力的人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認為我們的能力可以讓我們在一定范圍內成為更有影響力的人,就像在一個不那么大的池塘中,我們要努力去做最大的那條魚,而不是在一個巨大的池子里做一條小魚。

    在西方世界里,我們已經見證了資本主義的一些危機,并且現在的全球化進程也給一些國家帶來了一些危機,由于利潤分配的不均等,資產的流動,產業的專業等等因素,很多國家的經濟社會狀況都有自己的不足之處。

    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對全世界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川普試圖去改變現有的貿易準則,還有其他很多國家都面臨不平等的問題。而我們作為身在其中的個人,自然會受到影響,也許沒有那么明顯,但我們需要去利用自己的資源條件,去擴大自己的影響力,這樣才能為這些問題的解決做出一些貢獻。我們永遠不應該低估個人的影響力。

    價值中國:區塊鏈被廣泛認為是“下一代互聯網”——價值互聯網的潮流趨勢,你覺得區塊鏈將會對金融行業和金融精英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Sandra Navidi:我對區塊鏈的態度還是比較積極的,我不是工程師,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我不能給出一個客觀的評價。但個人而言,我覺得它是極具發展潛力的,我認為它可以為人們之間的社交網絡提供價值。因為它是去中心式的模式,這樣對于人與人之間的直接鏈接是非常方便的。

    就我所知,就是在美國,現在仍有很多人沒有銀行賬戶,如果有了區塊鏈技術,或者是數字加密貨幣,這些人不需要銀行賬戶也可以進行交易,所以我認為它對于經濟金融以及社交都是極具價值的。我非常期待區塊鏈技術未來的發展。

     

    如何成為有影響力的社交工作者?

    價值中國:根據你的經驗,是否有一個通用準則讓我們遵循去構建優秀的社交網絡,并與非凡的人建立聯系?你認為什么樣的經驗或者必備品質可以幫助金融精英成為社交達人?

    Sandra Navidi:我覺得對于中國人和西方的社交方式可能會有些區別,由于文化的差異,信仰的差異,社會情況的不同都會有所區別。像我自己就是一個基督教徒,我在德國出生長大,從小就被教育要謙虛務實,保持低調。在美國的時候就會遇到一些我不太習慣的情況,比如說我經常收到一些信息,非常直接地說,hi,我很喜歡你的書,你能幫助我做些什么嗎?我很開心有人閱讀并且喜歡我的書,但是頻繁回復讀者這樣的方式的確是我無能為力的,因為即使我想幫助別人,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這就是不同文化環境,不同教育下成長的人們不同的行為思維模式。

    但在互聯網高度發展的今天,這樣的情況不太會出現,因為我們可以接觸到一切我們想接觸到的東西,我們可以利用各種資源去發展自己,我們可以決定我們要成為什么樣的人。像我自己,就希望自己以后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因為在我的成長發展過程中,我遇到過很多貴人無私地幫助過我,即使我并沒有為他們做過什么。

    在我和中國人交往的過程中,我意識到即使我們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但我仍然可以和他們建立聯系,因為他們是如此的真誠可靠,熱情善良,所以我認為,即使有很多不同,我們仍然可以建立真誠長久的聯系。這就是我的社交網絡給我帶來的東西,我對此非常感激,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地去幫助更多的人。

    當然人與人之間是不一樣的,不同的職位地位對人也會有不同的要求,但我可以確定的共性是,想要成功構建自己的社交網絡,就必須要嘗試新的東西,走出自己的舒適區,去努力探索發展自己的潛能,真摯地與人交往,并且盡可能地提供幫助,創造價值。“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我認為最好的社交模式就是真誠地去建立聯系,去主動提供幫助,而不是僅僅功利地為了從別人身上獲得利益。

     

    構建社交網絡的技巧

    價值中國:大多數成功的金融精英在處理工作時都傾向于保持強硬堅定的態度,這是否會影響人際交往和人際關系?

    Sandra Navidi:在西方的文化中,非常強調工作生活相平衡這個概念。我們認為穩定豐富的生活和工作一樣重要,我們不該為任何一方去犧牲另一方。圓滿的家庭生活有助于我們工作的順利進行,我們的工作也為家庭提供了保障。這就要求生活和工作需要分得很清楚。

    但是就我的觀察來看,這些金融精英的生活和工作有很多重疊的地方。他們大部分人都受到同樣的教育,讀了同樣的學校,在同樣的公司工作過,參加同樣的協會,妻子孩子之間也互相認識,他們的生活圈和工作圈的重疊度非常高。為了做出很杰出的工作,他們需要異常地拼命,并且需要付出二十年甚至更久的努力,很多時候這都需要犧牲家庭的那一部分。這可能不是大家所期待的,因為這樣的現實很殘酷,但這就是現實。我們的精力時間都是有限的,很難去做到任何事情都做的非常好,這本質上就是一種交易,一種選擇。

    但這些金融精英做的更好的地方,是他們會盡可能地去彌補家庭所需要的付出,他們往往擁有更高的情緒控制能力,他們也許在時間上或者精力上有所限制,但是他們所提供的價值卻很高。

    價值中國:我們都同意這個社會是有階層劃分的,那么我們如何將社交網絡轉化為現實利益,怎么去維持與關鍵人物的關系呢?

    Sandra Navidi:這就回到了社交資本的話題,當我最開始到紐約的時候,我一個人都不認識,我沒有任何的社交網絡。所以我只能逼著自己去參加各種各樣的會議集會等等,去認識更多的人,即使那個話題我一點兒都不感興趣。事實證明這些行動是有價值的,我從那時開始建立了自己的社交網絡。有的時候我們必須脫離自己的舒適區,去抓住機會,去嘗試新的東西,才能有新的收獲。

    但一旦你有了一些資本,認識了更多的人的時候,你對自己的認知也會更加清楚。你會知道,哪些人的價值觀是我所認同的,哪些人的品質是我需要學習的,哪些話題是我感興趣的,哪些事業是我想投身的。我們需要去思考這些問題,而不是僅僅看這個人的價值是什么,能幫助我做到什么,我能從他身上攫取什么。

    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價值都是我們所追求的。所以最重要的問題是明白自己所追求的是什么。想清楚之后,我們就需要選擇我們的朋友,我們想建立聯系的人,并付出努力去經營這些關系。

    當然有很多人會認為這太過勢力,或者說,這是在利用操縱別人。但事實是人與人之間的聯系就是在交換價值的過程中產生的。這可能會有一些不舒服,甚至會有一些恐慌,我們并不總是會被善意地對待,但是隨著接觸范圍的擴大,閱歷的增加,我們會更有勇氣也更能正視這個事實。

    (采訪時間:2018-09-25;采訪/撰稿:林希、劉晴)

     

    《金融超級人脈》簡介

     

    “在《超級樞紐》這本書中,納薇蒂巧妙將網絡科學應用于全球金融體系,剖析了支撐該體系背后的人類網絡。本書論點精妙,給讀者提供嶄新視角,以深入洞悉金融體系中的人類努力。”——勞倫斯·薩默斯,美國財政部前部長、哈佛大學前校長、曾任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

     

        “當今世界,許多意義非凡的‘斷裂’正在發生,例如英國脫歐公投、美國工人階層越來越強烈的遭排斥感,等。《超級樞紐》深入探討了人脈系統的‘單一文化’,它孤立于社會其余組成部分,這種排他性使得其天生具有脆弱性;它應對當今社會的許多‘斷裂’現象負責,卻對此渾然無覺;作者及時洞察這一盲區并警示,這一排他性系統可能導致未來另一場重大危機。”——埃德蒙德·菲爾普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家,200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資本主義和社會中心主任、作家學者

     

       “位于經濟系統核心的金融體系中,有一小部分人——‘超級樞紐’,行使著不可估量的經濟和政治權力。這部分人的價值觀、他們占據的人脈以及他們對變革的抗拒,深刻影響著未來經濟乃至人類整個民主政治制度的穩定。通過厘清這些系統性問題,納薇蒂讓我們進一步觸及可行的問題解決方案。本書無疑是‘必備讀物’,很高興能遇到這部佳作。”——威廉·懷特,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旗下經濟發展及評審委員會主席、國際清算銀行貨幣與經濟部門前部長、經濟顧問、加拿大央行前副行長

     

        “《超級樞紐》一書中,桑德拉·納薇蒂為全球金融體系提供了其極具專業性的個人洞見。書中,納薇蒂憑借其扎實的專業知識、清晰的邏輯,深入剖析了金融體系的結構、該系統各種錯綜復雜的內在聯系和運行機理,其分析具有平衡性。她檢視了金融系統中決策者之間與日俱增的內在聯系和權力集中對整個系統帶來的影響。”——于爾根·斯塔克,歐洲央行首席經濟學家、歐洲央行執委會委員、德國央行副行長

     

        “超級樞紐——這個概念棒極了!桑德拉·納薇蒂的新作《超級樞紐》展現了其報道和分析領域層面堪稱大師級的水平。”——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創辦者、主席

     

        “人類如何被治理?被誰用什么樣的方式治理?這些本質性的經典問題,在全球化時代的金融市場中成了新的當務之急。《超級樞紐》一書具有前瞻性,讓我們率先看到了一些根本性變革中產生的問題。”——奧拉維爾·拉格納·格里姆松,冰島前總統

     

        “當今時代發生著深刻而復雜的巨變,我們面臨的環境極具挑戰性,這要求我們在看待一些關鍵問題時,具有嶄新的視角。在《超級樞紐》一書中,桑德拉·納薇蒂指出了經濟、地緣政治、金融,以及人類發展各種挑戰之間的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她強調了變化中幾個關鍵要素之間的內在聯系,同時指出,這些關鍵要素如果能得到有效管理和協調,會轉化成發展的強大動力,產生無窮的效益。”——肖卡特·阿齊茲,巴基斯坦財政部長、總理、花旗銀行全球財富管理業務CEO

     

        “桑德拉·納薇蒂在《超級樞紐》一書中,用細膩、靈動的筆觸刻畫出金融領域精英高管們所運用的人脈。在剖析這個世界某些要素如何運行時,納薇蒂無疑擁有旁人無法企及的優勢視角。她以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的實例為切入點,逐步深入,從更廣層面論證人脈的重要作用。她得出了很多有益結論,也讓我們看到了許多當今時代金融大佬們的‘前世今生’。”——史蒂芬·施瓦茨曼,黑石集團主席、CEO、聯合創始人

     

     

    達沃斯,超級人脈的超級案例

    世界經濟論壇(WEF)的年會舉辦地達沃斯,對于多數中國人來說,這個原本只流于傳說的小鎮,幾乎在一夜間家喻戶曉。會址位于瑞士阿爾卑斯山的滑雪勝地。年會通常會吸引了2500~3000名全球各界領軍人物前來參加,包括國家元首、投資大亨、基金經理、跨國公司高管、學界精英等。政商學各界人士齊聚于此,共同探討全球面臨的挑戰、簽訂協議,當然,更重要的是,搭建人脈。因會議名額有限,所以每年各方人士都會使出渾身解數,希望獲得年會邀請,盡管高昂的會費價格令不少人望而卻步

    每年1月份,紐約機場休息室隨處可見的卻是達沃斯論壇的與會者:對沖基金大鱷喬治·索羅斯、瑞士信貸集團CEO布雷迪·杜根、《華盛頓郵報》繼承人拉利·韋茅斯。他們和休息室其他乘客一樣,在皮質扶手椅上候機,享用著豐盛的自助餐,以便可以在接下來的長途飛行中安心睡覺,不至于餓醒。透過落地窗,可以看到暮色中的停機坪上有好幾架飛機,機身上都印有瑞士國旗——醒目的紅底白色十字架圖案。這些“大咖”乘客很多都是故交好友,從貴賓休息室到登機,他們一路都在熱絡暢聊。起飛后,座位慢慢后仰,眼罩垂下來,機艙里終于安靜。八小時后,飛機在蘇黎世降落。最富有的與會者隨即登上他們的專機,開啟下一段價值10000美元的直升機之旅;銀行高管們通常有專門司機,開著锃亮的轎車接送他們其余人員則登上了世界經濟論壇的穿梭巴士前往會場。

    達沃斯的主會場被稱為國會中心大樓,這棟建筑物外觀摩登、窗明幾凈、設施先進,是一座迷宮似的殿堂,論壇期間的大部分活動都會在此舉行。路上,你可以碰見了比爾·蓋茨,他友好地朝我示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還有私募基金大鱷黑石基金的共同創始人史蒂夫·施瓦茨曼。在與會者穿上主辦方準備的優雅的禮服鞋時,你可能還會碰到前美國財政部長拉里·薩默斯和世界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之一、諾貝爾獎得主、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羅伯特·希勒。平日里在黃金檔電視新聞或知名財經類雜志封面上才能看到的金融巨頭,突然間活生生地出現在與會者面前。

    首先,超級人脈厘清了全球金融、經濟領域的權勢人物及其特征;其次,它深度解碼精英們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以及他們作為個體和整體對系統產生的影響——包括正面的、和負面影響。

    人脈要發揮作用,包括最重要的關系的紐帶:資金、信息和機遇。本書還提供了一個洞察視角,堅稱我們普通人也可以搖身一變成為“宇宙的主宰”;人們如何在自己所在的圈子產生連結、相互交易。同樣重要的是,學術界、經濟政策圈和全球金融領域,通常相互疊加、彼此連結。不少精英在其職業生涯中會同時或先后涉足幾大圈子,佼佼者們在好幾個領域都發揮關鍵作用的現象并不罕見,各領域內部由此產生了錯綜復雜的聯系。

     

    金融業與人脈的力量

     

    金融是社會的控制系統,關乎我們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金融業精英翻云覆雨的權力決策影響力足以輻射經濟社會的方方面面,比如行業發展、就業、貨幣、大宗商品、物價,等等。

     

    美聯儲、歐洲央行和英格蘭銀行(英國央行)等中央銀行高層的決策,能夠直接影響我們的儲蓄收益、抵押貸款利率和養老金計劃。瑞士聯邦理工學院的一項最新研究指出,少數金融機構通過交叉持股和列席董事會等方式控制著世界上多數大型企業。而金融機構由個體組成,這種所有權結構正好為這些個體提供了無限影響力。

    此前,關于金融體系及其風險的分析主要集中在金融機構之間的關聯性、宏觀經濟理論的有效性和定量模型的功能性,較少有著作去探討各大機構領導者的人脈關系所帶來的影響。然而,所有事情最終都要歸結到人,因為在機構中做出決策、設計理論以及決定最終使用哪個模型的,終歸還是具體的人,而不是抽象的組織機構。人類這一維度增加了系統的復雜性,因為人際關系是一個無形且難以捉摸的動態網絡,它沒有嚴格的公式和規律可循,更難被量化。

    然而,人類網絡即使非常復雜,也符合網絡科學的定律,這些定律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人際關系如何形成以及如何結構化。更好地理解那些能左右系統的精英圈以及他們彼此之間的聯系,有助于我們理解系統本身。

    網絡科學解釋了所有系統的組織結構。近年來,因為社交網絡的重要性日益顯現,關于網絡科學的相關知識逐漸普及。人們發現,網絡科學理論不僅可以解釋對沖基金大鱷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和約翰·保爾森(John Paulson)等人是如何賺得盆滿缽滿的,它還能解釋為何在導致經濟大蕭條的事件或決定中不存在負責人。

     根據網絡科學理論,“模式,即關系的架構最重要,而該架構的各組成部分倒是其次。”系統中的主要參與者們明白,是鏈接網絡或人脈賦予了個人影響力,最終的競爭優勢將取決于個人關系和聯盟締結的廣度和深度。他們了解系統本身及其復雜的關系架構,也掌握著搭建強大人脈的“神奇秘方”;他們高瞻遠矚,洞察先機,看到了人際網中前所未有的機遇、資源和支持,他們也因此擁有更強大的能力來影響整個系統。他們越了解系統,就越能在其中如魚得水。我們也應該試著去理解它,紐約大學教授道格拉斯·洛西克夫曾一針見血地指出:“如果你不懂你使用的系統是如何運行的,那么,你很有可能在被系統利用。”

    我們需要透過網絡系統的棱鏡來審視金融領域,因為,這個相互聯系的世界需要我們擁有更全面的觀察視角。技術化、金融化和全球化不僅在金融領域內構建了錯綜復雜的聯系,也讓金融領域和經濟、政治等其它領域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系。新的聯系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形成,而我們對自己創造的新系統的理解還遠遠不夠,這方面的例子比如,我們誤判了雷曼兄弟破產帶來的影響,低估了歐元危機帶來的挑戰

    遇見“超級樞紐” 這些金融巨頭之所以能榮膺精英稱號,不僅因為他們在網絡中具有特權地位,還因為他們所處的領域本身就很重要。金融體系是社會基石,與每個人的生活休戚相關。我們正處在金融社會中,不管是做生意、造房子還是獲得教育機會,我們從事的每項活動都離不開金融。

    銀行等金融機構,相當于儲蓄和投資之間的媒介,在不同社會群體之間分配資源。這一媒介為數以百萬計人提供了資本和機遇,這對那些中低收入的群體而言尤為寶貴。此外,這些機構還提供支付系統,如果沒有這套支付體系,我們這個高度互聯的世界可能會運轉失靈。

    影子銀行系統,即沒有銀行牌照的金融中介機構,如投行、對沖基金和貨幣市場基金等,為我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金融服務;金融監管機構負責管理和維護系統;中央銀行執掌貨幣政策;智庫負責探尋新視角,提供專業建議,意在讓利益最大化;學者和思想領袖提供創新的觀點,并在金融系統實踐中證實或證偽。

    金融機構高層以多種方式影響著經濟。他們決定著誰可以獲得商業貸款,影響行業興衰、創造就業機會;他們提供抵押貸款,并購公司、讓公司掛牌上市;他們可以通過手中掌握的資產、資本和貨幣交易來推動市場發展;他們在大宗商品和行業中的押注行為影響著能源、食品等必需品的價格;他們對某一區域的看法會對該地區的發展產生極大影響。當國家面臨壓力時,他們的投機行為會引發經濟面臨螺旋式下跌的風險。他們的財務貢獻、與政客的互動和游說,都在影響著政治局勢。2007年金融危機期間,他們甚至成為了救市計劃的幕后推手。

    私人和公共部門之間的關系會通過所謂的“旋轉門現象”交織在一起——玩家在兩個領域中穿梭。經濟形勢向好時,金融業“超級樞紐”間的個人關系會在遵循監管的前提下,促成更多大單交易。危機期間,這種人脈關系往往會導致巨大的成功或慘敗集中出現在一個機構上。2008年,在金融體系瀕臨崩潰時,公共和私人領域中強大的人脈關系成為個別機構能否得到救助的重要因素,從而影響了整個系統的穩定。那年,時任美聯儲主席的本·伯南克和美國財長蒂姆·蓋特納漢克·保爾森聯手,有效防止了金融體系的崩潰,因而被譽為“救市三劍客”。他們之所以能取得這種成效,部分原因是三人原本就私交甚篤,他們相互尊重、彼此信任、心照不宣。所以,在面對混亂無序的形勢時,他們能展開建設性合作。如果這三人互不相識,缺乏信任基礎,就不太可能在危機形勢下精誠合作、共克難關。

    在網絡科學術語中,私人和公共機構的主導者或身居要職的人被稱為“超級樞紐”,他們是金融系統中人脈最廣的節點。這些人是位于金字塔頂端的少數高管,有權設置議程、主導對話,并以所在機構的名義行使權力。通常,他們旗下的員工成千上萬,且遍布世界各地。他們也許不常拋頭露面,也不像政界人物那樣家喻戶曉,但他們所在的組織機構就像全球超級政府,他們擁有的權力接近、甚至超過了民選官員。許多金融巨頭都是從籍籍無名的小人物搖身一變,成為世界上最富有和最有權勢的“超級樞紐”。這樣的人物不少,如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對沖基金大鱷喬治·索羅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董事克里斯蒂娜·拉加德以及經濟學家魯里埃爾·魯比尼

    這些“超級樞紐”除了擁有遍及世界的強大人脈關系網,他們還有一個共同點:基于互信、通過分享經驗和擁有相似背景,成功構建起人脈,并且利用它讓自己成為行業的領航者。個人關系令他們擁有強大的權力,當他們強強聯手時,相互結合的權力可以迸發出極強的聚合效應,給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記。這些關系是無價之寶,能叩開重要資源、珍貴信息的大門。因此,那些“超級樞紐”會不惜投入大量時間、精力和金錢,不斷游歷世界各地,去構建這樣的人脈。這些領導者深知,他們可以把各種專業技能外包給別人,但是搭建深厚可靠的人脈所必需的人際關系技巧絕不能外包,必需由他們事必躬親。

     ......

    Sandra Navidi
    簡介

    “世界金融業人脈女王”、投資銀行家。暢銷書《$upperHub:金融精英及其社交網絡如何統治我們的世界》的作者。資深律師,在德國和紐約從事法律實務工作,專注于國際資本市場。

    顧問,提供宏觀經濟分析和戰略定位建議;咨詢師,提供職業建議和人際關系情商培訓。與著名經濟學家“末日博士”魯比尼共事多年。

    建立連接全球金融行業領導者的超級社交網絡。為諸如著名金融家索羅斯、最大私募基金黑石集團創始人施瓦茨曼等“超級金融樞紐”提供建議。

    在過去7年里,接受過600多次采訪的經濟事務專家媒體評論員。達沃斯論壇等重要全球峰會演講嘉賓。“領英最具全球影響力人士”。

    從微觀到宏觀的專業背景:從重塑德國的投資替代產品結構到為紐約投資公司提供專業法律服務的法律顧問,再到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最后為金融服務業提供宏觀經濟分析和建議。

    增值服務:在國際法、金融和經濟的接口領域,將專業知識與廣泛實踐技能結合在一起,最高水平地接觸全球商業領袖和決策者的國際社交網絡。
    京ICP證041343號 京ICP備12005815號-2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378號
    Copyright 2004-2019 版權所有 價值中國網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