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icmx2"></input>
  • <progress id="icmx2"></progress>
    <li id="icmx2"><tr id="icmx2"></tr></li>
  • 從《流浪地球》看人類的終極挑戰

    趙曉 原創 | 2019-02-27 11:4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 挑戰 《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的熱映引出一個很好的經濟學話題:信任。同時,也啟發我們思考究竟什么才是人類的終極挑戰。

      1

      《流浪地球》建立在不切實際的人性基礎上

      在片中,人類建立了全球超級政府,為給地球搬家,流浪出了太陽系,進而奮斗長達2500年,以到達新的家園。這樣的故事確實是腦洞大開,但從經濟學的眼光來看,這顯然不僅是一個科幻故事,而是夢幻故事。

      拋開電影,在作者劉慈欣的同名原著中,人類曾因太陽是否真的會死亡而在地球流浪途中發生了激烈爭執,進而自相殘殺。這表明了一種人性的真實:人類總是互相懷疑進而互相拆臺,而信任是非常、非常難的一件事。

      經濟學認為:信任是一切交易的中心。沒有基本的信任,就很難有起碼的合作與交易。社會、經濟運轉的每一個細微環節都有賴于信任的存在。有人說得好,連叫一個外賣都是如此——你得相信食材的質量,相信店家不會濫用顧客的信用卡信息,還有快遞員不會攜食物潛逃。至于更復雜、保證經濟長期增長的伙伴關系,所需要的信任程度更是高得多。

      回到現實生活中,別說是全球合作、國家合作、超長時間的合作,就是公司合作、短期合作,甚至一個百年夫妻店(家庭)的牢固都是那樣的困難!今天,不僅中國,正面對著深刻的信任危機挑戰,而且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國出現的“占領華爾街運動”,表明就連以清教徒精神立國、信任程度較高的美國社會,如今也陷入到了嚴重的信任危機當中。

      信任,其實才是人類最稀缺的“經濟資源”,也才是人類的終極挑戰。信任對于人類社會的運轉,就如同太陽的能量一樣重要。人類或許從技術層面可以帶著地球流浪,卻不見得能在文明層面帶著信任上路。

      因為現實中被人性所決定的信任稀缺,導致《流浪地球》的故事,其實是建立在不切實際的人性基礎上。這是很可惜的一點!

      2

      人類社會的“第一代信任”和“第二代信任”

      人,論跑,跑不過老虎;論飛,飛不過老鷹,但人卻成為“萬物之靈長、宇宙之精華”,生物鏈之最高級,關鍵就在于人類能形成“信任”,進而發展出分工與合作。然而,人類歷史充滿了猜疑、爭執、仇恨、沖突與戰爭,這說明人類的信任又是那樣的虛弱與稀缺。

      何以構建信任?傳統經濟學認為關鍵有三:共同利益(激勵相容)、重復博弈,以及共同理念(特別是共同信仰)。信仰之重要,其中之一就在于有共同信仰的地方,才有更多的彼此信任。

      信任是一種社會資本,須加以時間并為之付出努力才能積累。培育信任并非易事,制度的創新、技術的突破都對信任的躍進有積極意義。2018年,筆者率領一個研究團隊完成了《共享經濟2.0:誰將領導明天?》(《經濟日報》出版社2018年)的研究,我們發現,共享經濟商業模式能否成功,前提就在于網絡平臺的信任構建能否成功。就如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對共享經濟的調研報告所顯示的:信任是發展共享經濟的核心,沒有信任就沒有共享經濟;信任、便利性和參與感是推動共享經濟發展的主要原因。共享經濟的交易因為不是現貨交易,雙方當事人可能互不相識,而且因為見不到交易標的實物,買賣雙方都存在交易風險,所以,必須先解決信任問題。

      在傳統社會,人們能夠信任的對象是“熟人”,由此產生自然經濟。現代社會,“熟人信任”轉向了“組織信任”,以及“品牌信任”,因此,人們可以基于契約去和陌生人交易,自然經濟也因此升級進入現代市場經濟。行業協會、大企業、大品牌、媒體等,因為擁有更高的信任,因此在交易中扮演著更重要的商業角色,并獲得商業“溢價”。而政府則承擔貨幣發行的角色。而在互聯網的共享經濟時代,社會信任關系開始了新的變遷,進入到第三代信任,即從第一代的“熟人信任”、第二代的“組織信任”與“品牌信任”,轉向了“陌生人信任”,從而貨幣、金融,以及經濟蘊含著更大的擴張機會。

      “第一代信任”即“熟人信任”的缺陷是顯而易見的。一是信任并不完全,“殺熟”就是熟人信任中的信任黑洞;二是信任的人群規模過于狹小。

      以組織信任和品牌信任為標志的“第二代信任”較“第一代信任”有質的飛躍,但局限依然明顯。其一,信任仍然不完全。例如“組織”信任危機屢屢發生,就連大眾汽車這樣的品牌企業都出現了道德風險,試問人們還敢信任哪個企業?至于傳統媒體的公信力更是備受質疑。而最大的組織信用也是每況愈下,所謂國家貨幣不過是冰棍,百姓總是悲哀地看著辛辛苦苦地血汗錢在手中悄然融化掉。其二,“第二代信任”是基于中心的信任,因此自然要受限于中心的信任邊界;同時,中心一旦崩坍,則信任危機連帶經濟危機必然爆發。 

      3

      互聯網正在構建人類的“第三代信任關系”

      互聯網力圖超越“第二代信任”,走向“第三代信任”即“陌生人信任”。

      “第三代信任”不靠熟人,不靠組織,當然也不靠政府,而是致力于“我信人人,人人信我”,靠互聯網上的民意,靠互聯網大數據構成的口碑和畫像,靠互聯網社群也就是與客戶同類的其他陌生人客戶的信息。在互聯網時代,最值得相信的不是熟人,不是組織,而是和客戶類同的其他客戶的體驗和反饋,以及互聯網信任社群。

      這個時候,社會化網絡的新規則逐漸打破了人類社會傳統的極權統治和森嚴的等級制度,開始創造一個開放、高參與度,以及充分自由的新社會,這種規則亦被稱作“民眾集體協作武器”。正是因為互聯網構建起了人類的第三代信任關系,“陌生人信任”及以其為基礎的新經濟時代才正式到來,Uber、Airbnb等新商業模式才能一舉成功,而去中心化、不依賴于最大組織壟斷——政府的區塊鏈貨幣也才有可能橫空出世并日漸興盛。

      不太清楚,《流浪地球》時代,人類進入了一個什么樣的技術時代,信任關系是否有了本質的進步?有道是“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就怕是人類即便可以帶著地球去流浪,人性卻依然不變,信任危機也相伴始終挑戰人類自身。

    個人簡介
    經濟學博士,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前國資委研究中心宏觀戰略部部長;中國經濟學獎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體改研究會特約研究員,中國體改基金會學術委員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