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icmx2"></input>
  • <progress id="icmx2"></progress>
    <li id="icmx2"><tr id="icmx2"></tr></li>
  • 面對危機,華為需要更多的權利空間

    劉遠舉 原創 | 2019-02-27 11:3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危機 華為 

      目前一些國家針對華為的諸多指控已經成為一個國際貿易中的重大議題。客觀的說,針對華為的指控的確有些過慮了。

      首先,華為5G的研發,并不是幾個工程師在小黑屋里就能搞出來的。華為本身已經是一個國際化的公司,華為的5G技術的奠基人就是5G極化碼(Polar碼)之父、土耳其人阿里坎教授。華為5G技術本身就是全球不同國籍的工程師的合作結果,華為過去10年在加拿大的研發就累計投入超過5億美元。這樣一個無數人參與的大型工程,其間陰謀論的空間,就如同轉基因中藏一個滅絕中國人的陰謀一樣困難。

      其次,5G技術并非完全不可監控。正如現在的芯片都可以一層層磨開,然后在顯微鏡下進行逆向工程一樣,5G技術是可理解并被監控的。正因為如此,實際上一些外國政府對華為5G的態度并不堅決。

      英國政府通信總部(GCHQ)下屬的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 NCSC)的主任夏蘭•馬丁(Ciaran Martin)就表示,盡管美國情報機構提出了關于間諜活動和擾亂的擔憂,但他相信嚴格的控制和監督可以抵消風險,他有信心認為,如果部長級官員們決定讓華為(Huawei)參與未來的5G網絡,英國網絡安全部門可以控制這家中國電信設備制造商構成的任何風險。

      作為質疑華為的始作俑者,美國的態度也在變化之中。最近統特朗普在 Twitter發文,呼吁美國電訊業加快發展5G技術甚至6G,希望透過競爭贏得勝利,而不是阻止更先進的科技。此言一出被業界解讀為特朗普有意放華為及孟晚舟一馬。英國《金融時報》分析指出,特朗普似乎想改變封殺華為的強硬方針,作為與中國的談判籌碼,增加中美達成廣泛貿易協議的機會。

      但是毋庸諱言,外國政府對于華為5G的疑慮是可以理解的。

      安卓與蘋果

      不妨從安卓在中國的情況談起。安卓機由于其開放性,APP可以互讀文件,竊取隱私,并不存在技術上的障礙。從制度上看,Google Play有審核機制,但在中國Google Play無法使用,其他APP分發商店審核形同虛設,或者根本沒有,而且安卓的APP可以從多種渠道下載。安卓中各種APP的越權,本質上是源于中國的相關法律、執法的不完善,甚至源于中國老百姓并不在乎隱私——雖然直接這么說會招來嚴厲批評。所以在中國,對于安卓機來說,幾乎沒有任何技術上與制度上的保護機制。

      相比之下,蘋果就好得多。首先在iOS系統下有一種安全體系--沙盒機制,每個iOS應用程序是隔離的,每個APP都是獨立的文件系統,且只能在自己的文件系統進行操作,不能像安卓一樣輕松取到其他應用程序下的文件,APP之間如果要共享文檔的話需要通過一些系統提供的應用交互手段。第二,蘋果手機的系統一直以封閉著稱,一般來說能從蘋果商店里下載APP,蘋果對每個在蘋果商店上架的APP都有嚴格的審核。

      這些技術門檻、審核標準,是源于消費者對隱私的重視,以及法律對消費者隱私的保護。相當于蘋果手機上有這樣一個封印,只要購買了蘋果手機,就可以獲得制度封印的保護。

      制度封印

      實際上,中國消費者早就在購買這種制度封印。

      中國人信不過國產奶粉,甚至信不過在國內封裝的進口奶粉。為了純正的外國奶粉,或千里迢迢地去國外超市搶購,或尋找代購,或者在超市中特意購買“國外封裝”的奶粉。其實,某種程度上,人們要的就是最后奶粉包裝上的那一個封印。這個封印意味著這些奶粉是在嚴格的法律、嚴謹的契約意識下生產出來的,意味著法律、習俗、文化的封印。去香港買奶粉、去丹麥買奶粉、去德國買奶粉,不過是在購買當地的食品安全制度。

      無數消費者用鈔票投票,也逼著企業用腳投票,加快境外布局奶源。2014年,中國的各大嬰幼兒奶粉生產企業紛紛走出國門,在國外建廠。中國奶業投資國外的原因,除了接近原材料、尋求優質奶源外,另一動機就是,把資本放在更嚴格的食品安全制度下生產,以獲取消費者更多的信任,從而獲得更大的市場與更高的利潤。

      另一個例子是保險。保險涉及無數紛繁復雜的法律,需要一個完善的法治作為后盾,于此同時,法治也保證著市場的公平競爭,帶給消費者最好的服務。從這個意義上看,保險也是一個制度密集型產品。市場中的無數個體總是最敏銳的,他們雖然不關心產品背后的制度,但卻能迅速地涌向優質的產品。所以很多內地居民用腳投票,去香港買保險。

      不管是買國外的奶粉、保險,還是手機,買的都是背后的法律制度,買的都是制度封印,以及背后的一系列制度支撐。

      黑箱產品需要制度封印

      通訊相關的產品,也需要這種制度封印。這是因為通訊產品像一個黑箱。所謂黑箱,簡單的說,比如現在的機器學習,人類已經很難在邏輯上回溯機器為什么會這么做,工程師已經無法剖開這個黑箱,回答阿爾法狗為什么下這一步棋了。當然5G系統是可理解、可回溯、可逆向工程的,但基于成本,還是有一定的黑箱性。

      黑箱性意味著有可能被利用與控制。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是震網病毒。美國曾利用“震網”蠕蟲病毒攻擊伊朗的鈾濃縮設備,被植入震網病毒的離心機并不損壞,而是效率降低,最終延遲了伊朗的核項目。據說,美國人用一個U盤,把病毒植入離心機的PLC里面,PLC指可編程邏輯控制器,大規模用于自動化系統,可以說是現代自動化體系中的核心部件。這些工業設備就像一個黑箱。

      所以凡是具有黑箱特點的設備都需要互信,沒有互信就會影響到貿易。衣服、鞋、襯衫、襪子,自由貿易規則就可以達成。但是高性能計算機、芯片、手機,數字機床、通訊系統,僅僅依靠自由貿易并不足夠,還需要民主貿易。

      因為這些產品,更接近重工業,或者信息行業,比如數據庫等,涉及到一個國家的生產、社會運行,公民隱私等,因此需要更多制度去保證透明度與互信。德國、日本,都是二戰時期美國的敵國,民主改造完成了互信。所以美國可以放心的把F35賣給德國,也可以部署到日本,這就相當于貓把肚子亮給對方。

      所以當中國不再是賣的襪子、襯衫、鞋,而是機床、手機、通訊設備的時候,即從自由貿易向民主貿易邁進的時候,貿易就會陷入猜疑的困境。這個困境,會在中國的所有具有黑箱色彩的高科技、IT、信息、重工業等產品與服務中存在。這是一個必須克服的困境,因為這涉及到中國創新所需的市場支撐。

      自有市場無法支撐創新循環

      現在強調自有技術,中國人當然可以有自有技術,但是卻無法僅僅依靠自有市場。

      現在企業的創新,大致的模式是,“銷售——利潤——研發投入——新產品——銷售”。這個模式有兩個意義,一,創新要靠利潤去支持。華為的研發投入也源于其之前在全球市場上的利潤。第二,市場規模決定利潤的規模,從而決定了創新的循環速度。假設新型CPU的研發的費用是10億,如果每塊賺10美元,那么,銷售1億塊CPU就可以研發出下一代CPU。那么,占據更大規模市場的公司,就有更快的創新循環速度。如果市場規模小,顯然循環會變慢。提升價格是無效的,假設一塊賺100美元,銷售1000萬塊也可以得到10億的利潤,但是,銷售速度也會更慢,創新循環也會變慢。

      這就是人口與創新的關系。其實更準確的說,并不是人口,而是市場規模與創新的關系。

      人均收入只有1000美元的國家,人再多,但購買力很弱,更新換代的速度也更慢。人均GDP與總規模,共同決定著市場規模,從而影響企業的創新速度。美國和主要西方國家,以及周邊國家,總體GDP大約在50萬億美元。中國的GDP為10萬億美元,俄羅斯加上其他國家,GDP規模也在10萬億美元規模。大致上是5:1:1的比例,現在僅僅后面的兩個1,市場規模并不夠。如果失去前面的5,華為的創新循環就會放慢,立刻會在下一代技術中被趕上。

      顯然,華為要想一直保持高速的創新,離不開國際市場。所以,當下中國的高科技企業,技術可以自有,但支撐自有技術研發,僅僅靠自有市場不行,必須要有全球市場,才能進行創新的良性循環。值得一提的是,自有技術對別國來說,往往意味著不透明。完全自有的技術,很大程度上意味著在國際市場上困難重重。

      國家的目標,是幫助企業

      現在騰訊一直在致力于國際化,在好萊塢電影中植入了很多廣告,《蜘蛛俠》、《獨立日2》中都有QQ的植入。再比如抖音,國際化比較成功,但其中國色彩很淡,用戶并不知道這是一個中國產品。如果它們的對手大肆宣傳這一點呢?所以,這些中國產品,都需要更大的空間,去展現自己的透明度,而作為一個形象整體,必然會涉及到整個企業在國內與國外的權利空間。

      某種程度上,華為的表態,暗示著華為有這種空間。現在,華為在重壓之下,雖然中國民間輿論不斷給華為加上民族主義的帽子,但華為目前展現的姿態,仍然是商業的。

      就在華為5G可能遭受加拿大禁止、孟晚舟可能會被引渡到美國之際,華為董事長梁華首次訪問加拿大,宣稱即使加拿大政府禁止華為參與加國5G通訊系統建設,華為也不會放棄加國的消費者、電訊公司和大學,將繼續加強在加國的研發投入。他進一步表示,這種行為本身也是基于商業考慮,“因為加拿大擁有自由和包容的特質,在人工智能、基本算法和光纖等領域有強大的優勢”。

      梁華還表示,沒有任何力量迫使公司在網絡中創造所謂的“后門”。華為從未收到任何此類要求,如果出現這種請求,華為會拒絕。此外,任正非所說的“那么就關掉這個公司”的強烈聲明,都能一定程度上說明問題。

      不過,要想獲得市場,華為可能需要更多的“制度封印”,就如同蘋果制造自己也絕不可能攻破的安全芯片,用這個封印把自己封起來,從而獲得外國市場一樣。

      現代國家的任務之一,就是發展經濟,幫助企業開拓市場,從而提升國家的創新力。這種幫助,往往也涉及到指向國家本身的改革。實際上,WTO是國家幫助企業走出去,也是指向自身的一系列改革。如今,中國的產品從襪子、襯衫,變為了手機、5G通訊系統。國家對企業的幫助、支持變得更加重要,這種幫助,同樣的,不但包含要給企業更多的空間,讓企業可以展現自由度與透明度,也不可避免的指向國家本身的深化改革。

    個人簡介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項目研究員 媒體撰稿人,社會/IT時評人,財經作家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