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icmx2"></input>
  • <progress id="icmx2"></progress>
    <li id="icmx2"><tr id="icmx2"></tr></li>
  • 河內“特金會”五問五答

    薛力 原創 | 2019-02-27 11:33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河內 特金會 

      一、特朗普和金正恩分別想從談判中得到些什么?

      我的看法相對悲觀,主要是一場政治秀,因為雙方都需要。對特朗普來說,是獲得一些進展以便為連任造勢。與內政相比,美國總統在外交上能夠施展的空間更大。另外,中美貿易戰至少將有階段性成果,他得以騰出精力來處理一下朝核問題。對金正恩來說,則希望通過對美直接談判,獲得實實在在的好處,以便提升國際形象、減少外交壓力、促進經濟發展。

      特朗普開口閉口美國第一,其實就是把美國的利益尤其是本土利益放在第一位,要的是實實在在的好處。現在可以做出判斷:特朗普是交易型總統,認為什么事情都可以交易,關鍵看價錢與成本,為此在外交上形成了“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的風格,與韓國、日本、歐洲一些國家的談判中都是這個風格。以韓美自由貿易協定為例,聲稱要重新談判,最后僅僅增加了幾個對美國有利的條款了事。這與奧巴馬執政初期的做法并沒有什么不同。對日汽車談判的結果也是形式大于內容。至于本土以外,他整體上采取的是戰略收縮,為此不在意美國的世界領導權、價值觀、氣候變化等相對虛的議題。而在需要承擔安全責任的議題上,他也力爭減少美國的負擔,為此要求同盟國在財政上有更大的投入,特別是那些國防開支占GDP的比重小于美國的盟國。

      就東亞而言,他關心的議題不多,主要是南海問題、朝核問題、東海問題與臺灣問題,其中朝核問題是他最為關注的。

      在朝核問題上,特朗普最關心也最擔心的是朝鮮核武器是否能威脅到美國本土(包括夏威夷)、是否搞核擴散。至于朝鮮棄核與否,是第二位的考慮,但不好明確這么說,畢竟要顧及日本、韓國的感受。當然,朝鮮能棄核更好。

      二、特朗普和金正恩對“去核”的理解是否有所不同?

      沒有什么不一樣。關鍵在于如何實現棄核。朝鮮要求先獲得安全保障、與美國建交、獲得經濟援助之后,再逐步棄核。美國要求朝鮮先棄核,然后再談其他。這是朝核問題長期以來得不到解決的一大原因。六方會談達成了“以行動對行動”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但最后還是無疾而終。

      金正恩從去年開始同意進行棄核談判,這與此前的表態不同。其實,從他在國內的歷次講話中可以看出,他的話都是兩邊講:一邊講要棄核,一邊講堅決不棄核。在對外場合,他則依據需要強調不同的方面。他這么做很正常。關鍵看行動。對于朝鮮這個有著極度不安全感的小國而言,核武器是他保護自己的最后手段,絕不會輕易放棄。特朗普現在意識到,要朝鮮在短期內棄核不現實,甚至難以讓朝鮮給出棄核的時間表。因此,他自己找臺階下,在2月22號表示不急于(no rush)讓朝鮮棄核。

      在朝鮮暫時不棄核的前提下,雙方能做什么交易?這是雙方河內會晤的主要目的。由于朝核六方沒有就此問題達成新的協議,而且中美目前缺乏必要信任處理朝鮮問題。在此前提下,朝鮮不大可能在棄核問題上做出很大的讓步。

      三、自新加坡特金會以來,美朝關系大致穩定,但沒有太大進展。美朝談判的核心難題是什么?

      主要原因是各方的利益訴求不一樣。去年朝美對話能夠進行是因為多重因素的作用,包括朝鮮內部因素、外部因素。內部因素是朝鮮擁有了核武器以及能打擊到夏威夷的導彈,以此為基礎朝鮮希望減少外部壓力、發展經濟。外部因素主要是國際制裁,以及中美的大力協作,加上韓國等的襄助。

      四、在美朝談判中,韓國與文在寅扮演著一個怎樣的角色?在推動美朝談判的過程中,文在寅是否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韓國不可能扮演關鍵角色。美國是關鍵。韓國的觀點是:第一,朝鮮要無核化,第二,棄核不能通過施壓。因此,韓國反對特朗普的“極限施壓”政策。

      文在寅作為一個進步派總統,他的偏好是對北接觸,擔心強硬政策將促使朝鮮鋌而走險,因此反對搞極限施壓。但美國認為,接觸要能解決問題,早就接觸了,奧巴馬的戰略忍耐不過是換來朝鮮核武器與導彈技術的發展直到能威脅夏威夷。所以,特朗普才力主用極限施壓。這是韓美之間的不同。韓國在棄核問題上的這種立場,實際上幫的是朝鮮而不是特朗普。

      五、有觀點認為,特朗普目前因為與金正恩談判,承受著很大的國內壓力與質疑。這些壓力與質疑有哪些?

      別的美國總統都不與金正恩談判,但特朗普作為一個特立獨行的總統,改變了這種傳統。問題是,接觸了、談判了,還舉行了新加坡特金會,并達成四點協議,但后續進展非常有限。朝鮮暫停了核試驗和遠程導彈實驗,這本來就是朝鮮想做的。而特朗普則同意美韓聯合軍演暫停,這被認為將嚴重影響韓美軍事合作。對朝制裁也沒有加碼,實際上是放松了。因此,美國國內有一種觀點認為,特朗普被金正恩利用了。

      所以在這次會上,特朗普當然要求拿到一些東西,回去好交差。但是,想談成一個新的“以行動對行動”的協議,有可能么?可能性不大,只會是一些雙方能做到的形式大于實質的協議,所獲得的進展也將是可逆的。也就是說,河內峰會甚至達不到《919共同聲明》與《213共同文件》的程度。

      歷史地看,從1992年開始,各方已經就朝核問題簽署了多個文件、聲明,但最后換來的卻是朝鮮擁有核武器與遠程導彈。所以,對于朝核問題來說,關鍵的是協議的操作化。這方面,我們更難指望河內峰會來實現。

      不得不說,朝鮮在過去幾年的外交運作是有效的,也可以說是成功的。朝鮮成功地利用了大國之間的矛盾,實現了擁核與遠程導彈,并在此基礎上改善了與中國、美國、韓國的關系。其他國家應該反思的是:為什么在應對朝核問題上無法建立起有效機制?下一步如何改進?須知,朝核問題的一大特點就是“大起大落,棄核艱難”。如果不能達成一個有效機制,朝鮮重新進行核試驗、進一步發展導彈運載能力,是大概率事件。

    個人簡介
    政治學(國際政治)博士, 碩士生導師,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國際戰略室主任,副研究員。研究領域:中國對外戰略、中國外交、海洋政策、能源政治。學術專著《中國的能源外交與國際能源合作》,參與《中國非…
    每日關注 更多
    薛力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