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icmx2"></input>
  • <progress id="icmx2"></progress>
    <li id="icmx2"><tr id="icmx2"></tr></li>
  • 中美貿易協定遠非“廣場協議”

    沈建光 原創 | 2019-02-27 11:3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中美貿易 

      上周末,中美經貿談判在經歷了90天,前后七輪的反復磋商后,終于取得突破性進展。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這是一次富有成效的會談”,并推遲了原計劃在3月1日上調中國出口美國商品關稅的計劃。中美雙方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以及匯率等方面取得重大進展。

      其中,關于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等結構性改革方案在此前談判中屢有提及,而就匯率方面達成一致看法的表述較為新穎,讓不少市場人士心生疑竇,甚至不乏有批評人士認為,在外部壓力之下,承諾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其實是“新廣場協議”,類似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日美貿易戰背景下的促使日元升值。

      然而,在筆者看來,中美貿易協定遠非“廣場協議”。中美貿易談判能突破重重阻礙,避免貿易沖突加劇,以及防止中美兩國進一步走向更大的沖突對立,滑入修昔底德陷阱,實屬不易。就目前談判成果來看,中美雙方均有妥協,都在尋找一個可以“雙贏”的中間地帶。美國并未得到其談判清單上的全部要求,中國承諾的加快改革客觀上也符合十九屆四中全會上提出的“加快推進各領域的市場化改革”的政策方向。另外,考慮到目前中國所面臨的國內外環境已與80年代的日本有天壤之別,第二個廣場協議之說實屬無稽之談。

      以貶值促出口并非中國的選項

      在此次中美協定中,美國要求中國不可人為壓低操縱匯率,促進出口。筆者認為,此條款頗有多此一舉的味道。實際上,以貶值促出口未必可行,也并非中國的政策選項,維持匯率相對穩定是穩金融的要求,也是中國政府長期以來的政策目標之一。

      從基本面來看,當前人民幣并不存在貶值基礎。盡管2018年人民幣一度面臨貶值壓力,但年底以來,人民幣已經呈現升值態勢,政策支持下的經濟筑底、外部風險的逐步緩釋,支持今年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

      此外,貶值是否一定能夠提振出口?根據歷史數據來看,筆者發現,匯率貶值和出口增加并非一一對應的關系,主動貶值不一定會導致出口的增加,而與有效實際匯率更相關。

      例如,2005年7月-2008年7月的三年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由8.28升值至6.8,升值幅度超過16%,但這期間中國對外出口強勁,中國出口一直保持非常高的增速,平均出口增速超過20%,高新技術產品的出口平均增速達到29.1%。相反,2008年8月至2010年6月匯改重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穩定在6.83水平,但大部分商品的出口增速卻由于進口國的經濟衰退而大幅下滑,這表明人民幣匯率和出口不具有一一對應的相關性。

      其實,出口量的增減與進口國的經濟形勢及實際有效匯率關聯似乎更為密切。從2005年1月到2019年1月,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實際有效匯率從83上升至123,實際升值接近50%。而在此同期中國出口的增速從月均超過30%降至10%左右,兩者此消彼長的關系非常明顯。

      更進一步,我們也要看到,一國勞動生產率和技術進步、以及全球產業分工、基礎設施的便利度等對出口影響更大。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從一個封閉的經濟體一躍成為世界工廠,全球第一大出口國,是與種種經濟改革、人口紅利,技術進步分不開的,并非單獨匯率因素可以解釋的范疇。

      中日情況不同,遠非“新廣場協議”

      雖然不少分析愿意將中美貿易戰與美日貿易戰進行對比,但在筆者看來,當下中國同1985年的日本在所處的經濟環境、發展階段以及與美國市場對比等方面情況明顯不同,中美談判又有日美談判的前車之鑒,中美談判不會重蹈日美貿易戰覆轍,中美貿易協議也遠非“第二次廣場協定”。

      第一,中日市場規模對美影響不同。中國經濟體量巨大,2018年GDP相當于美國的70%,購買力平價GDP已經超過美國。而日美貿易戰時,日本的GDP僅相當于美國的40%。同時,中國增長動力已經由出口轉向消費,十年前,中國零售僅為美國的四分之一,2018年中美零售市場規模相當,今年中國甚至有望超過美國市場;而日本1985年零售市場僅為美國的三分之一,零售業市場規模相對較小,對進口消化能力相對較弱,使得日本市場對美國的牽制較小。

      第二,中日對待貿易戰的政策選擇不同。廣場協定是日本通過日元升值,限制出口規模,而中國是主動開放市場,有計劃地擴大自美進口。廣場協定后十年,美元兌日元從1:240三年內跌至1:120。日元大幅升值促使日本政府采取了過度寬松貨幣政策,引爆了后來泡沫經濟破滅。而中國政府一直致力于維持匯率穩定,盡力避免通過匯率波動來調整貿易。

      第三,開放市場、深化改革、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等是當下中國經濟的客觀需求。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及近期支持民營企業、金融市場開放的政策密集落地,特別是12月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深化四梁八柱性質的改革,以增強微觀主體活力為重點,推動相關改革”,新一輪改革力度有望超出預期,重點體現在深化國資國企、財稅金融、土地、市場準入、社會管理等領域,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創造公平競爭的制度環境等諸多方面。同時,雖然當前經濟增速放緩,但政策支持力度已經加大,第二個廣場協定的說法太過悲觀。

      經貿關系還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

      正如筆者在此前FT中文網專欄文章《不要錯過貿易戰降溫的機遇期》和《特朗普貿易大棒的得與失》中提到的,貿易爭端對美國而言并非穩賺不賠,美國客觀上也有同中國達成和解的巨大訴求。2001年中國入世以來,中國制造業已經躍升為全球第一,作為全球供應鏈的中心和世界工廠,不少對美出口商品其實是美資企業在華生產進而出口到美國的。特朗普對全部商品加征征稅的威脅,也將給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帶來福利損失。

      同時,美國經濟前景也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隨著稅改利好基數效應減弱,美國財政政策空間已越來越小,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會大幅放緩。例如,美國12月零售數據意外錄得九年以來最大跌幅,消費引擎失去動力,信貸需求放緩,說明減稅刺激的作用正在減退。2018年8月以來美國制造業PMI指數顯著下行,12月跌至兩年來最低值。在此情況下,美聯儲已將2019年經濟增速下調至2.3%,并在1月會議紀要中稱要對加息保持“耐心”,預計全年可能只有一次加息,甚至不加息。此外,筆者認為,美國經濟放緩和貨幣政策放松或將導致美元進入下行通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能企穩甚至升值。

      美國兩黨的分歧和政治風險也讓中美貿易協定的達成顯得格外重要。特朗普在2020年有尋求連任的動機,但民主黨在中期選舉重新控制眾議院后,雙方矛盾不斷升級。例如,12月的邊境墻僵局使得美國陷入歷史上最長的聯邦政府停擺。雖然政府停擺已經暫時結束,但特朗普對支出法案里用于修墻的撥款金額并不滿意,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圖繞過國會,從政府其他部門調撥資金修筑邊境墻,兩黨沖突加劇。此外,民主黨還將在非法移民待遇、環境問題和醫保等多條戰線上向特朗普發起攻勢。在國會和地方層面,民主黨非常活躍,煽動民粹勢力迫使亞馬遜取消了修建紐約第二總部的計劃。再結合美國多項經濟指標回落、增長前景遭遇下調的背景,特朗普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愿望很強。

      中美經貿關系始終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穩定的中美經貿關系,對于中美乃至全球經濟來講都是至關重要的。可以想象,倘若中美經貿沖突越演越烈,中美之間在政治、外交、意識形態方面的關系會進一步惡化,甚至急轉直下。而通過中美雙方利益互讓,互相退讓達成協議,客觀上最大化了中美雙方的經貿訴求,中國主動開放市場,承諾加大美國大豆、原油、牛肉等商品的進口,降低貿易壁壘,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保持匯率穩定等,符合中美雙方的利益。中美達成貿易協定的當天,全球股市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上漲。2月25日中國股市更是大幅收漲5.6%。

      抓住歷史性機遇期,中美關系在曲折中前行

      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經濟正處在一個經濟轉型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達成貿易協定給了中國寶貴的深化改革的時間窗口。當然,外部壓力固然不利,但其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提升對外開放程度、推進市場化改革原本就是中國經濟發展到目前階段的內在要求。如果中國將外部壓力轉變為動力,加快改革開放步伐,既是應對外部風險的措施,也是中國變壓力為動力,跨過改革開放深水區的關鍵一躍。

      從長遠來看,中美貿易沖突升級只是伴隨著中國經濟實力增強,中美兩國進入大國博弈的一隅。考慮到中美博弈的長期性與復雜性,對待中美之間分歧應該分層次,分階段地來看。需要將經貿問題、技術問題、政治、意識形態、甚至經濟制度問題等分開來看。即中美經貿沖突相對容易解決,要么雙贏要么雙輸,短期達成協議的可行性相對較大;但技術之爭則是更為中期的問題,是伴隨著中國高端制造業崛起與技術追趕而導致的,短期內不會有明顯的好轉,沖突頻率反而會比以往明顯增加;而去年美國副總統彭斯地講話其實更透漏出了中美兩國在意識形態、經濟制度方面的分歧較大,這實際上是個更長期的問題。

      未來的中美關系并非坦途一片。在貿易協議達成前,市場上對中美經貿關系過度悲觀的態度固然偏頗,但因為歷史性貿易談判的達成就認為我們可以高枕無憂的想法,也全然不可取。正如前文所述,中美關系作為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系,遠遠超過經貿關系的范疇,同時涉及技術、金融、政治、意識形態等多個維度,經貿關系作為壓艙石,牽一發而動全身。明年又將進入美國大選年,特朗普貿易政策的反復和不確定性,民粹主義的回潮,加之中國高端制造業崛起與科技領域的迅速發展,將和美國在更多領域、更深層次發生大國之間的博弈,特別是技術領域、經濟體制領域的分歧短期難以消除,必須要做好持久戰的準備。總之,唯有抓住歷史性的寶貴機遇期,擴大開放、深化改革,才是中國經濟穩定發展的前提。亦可以預見,中美未來關系將仍在曲折中前行。

    個人簡介
    2007年加入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現任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研究部(香港)副總經理、經濟學家。
    每日關注 更多
    沈建光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